当前,美国在伊拉克战场参与打击“伊斯兰国”,看似是为了与叙利亚反恐战场齐头并进,实则恰恰相反。自2015年9月底俄罗斯武力介入叙利亚局势以来,一度岌岌可危的巴沙尔政权转危为安,并逐渐由守转攻。而美国一直谋求使巴沙尔下台,并将中东视为禁脔,因此对当前巴沙尔政府趋稳、俄罗斯“重返中东”的动向颇为恼怒。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曾称,俄罗斯武力介入是“根本性的错误”,拒绝与俄进行相关合作,并想方设法掣肘叙政府军和俄罗斯反恐行动。【详细】
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,安倍26日傍晚在首相官邸会见杜特尔特,除双边关系问题外,南海和安全保障问题“毫无意外地成为焦点”。杜特尔特在首脑会谈开始时称,希望与中国就南海争端“和平地解决问题”“必须与中国展开对话”。关于所谓南海仲裁案,杜特尔特表示菲方“不会采取判决范围以外的其他立场”。共同社26日称,会谈后双方发表了旨在促进日菲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,还就南海问题强调“自我克制与非军事化对和平解决海洋纷争很重要”。两人还从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观点出发,确认了与美国的同盟很重要。在之后的联合记者会上,杜特尔特表示:“菲律宾与日本将在‘如果有纷争,那就和平解决’的价值观之下紧密合作”。【详细】